汽车资讯

这届毕业生,花式“云典礼”请收下-中新网

发布日期:2020-06-29 01:14   来源:未知   阅读:

  这届毕业生,花式“云典礼”请收下

  穿上具有学校和专业特色的毕业服,略显拘谨地坐在椅子上听毕业致辞,生怕固定好的方顶帽又掉了下来,静静等待着拨穗仪式和那一句振奋人心的“恭喜毕业”。这看似最寻常的毕业流程却在2020年毕业季变得难以实现。

  截至北京时间6月21日,新冠肺炎全球累计确诊人数已超过870万例,来势汹汹的疫情如潮水般改变着每一个人的生活方向,其中就包括今年最特别的毕业生??2020届毕业生。

  疫情肆虐,大规模集会被严令禁止,毕业典礼难以照常举行,为了弥补这一遗憾,学校、学生和社交网络平台纷纷行动起来,开拓毕业典礼“新玩法”:在游戏里参加典礼、机器人“替身”毕业生、听着“爱豆”的演唱会毕业……这些脑洞大开的花式“云毕业”,让2020届毕业生们经历了一场场特别的“欢送会”。

  而德高望重的“前浪”们在“欢送会”上的致辞,从如何在困境中调整心态到怎样与他人交往,从对现状的洞悉到对未来的展望,无不体现了对“后浪”们的关切和鼓励。

  今年的毕业证书授予仪式也与以往大相径庭,不管是“得来速”模式,还是无人机携毕业证空降,或是搭乘滑雪缆车前往山顶领取证书并享受“一览众山小”的豪情,各种酷炫的毕业证书授予仪式无不令人大开眼界。

  毕业典礼

  沙盘游戏、虚拟机器人助力“云毕业”大潮

  电子游戏我们都不陌生,而在游戏里参加毕业典礼就实实在在是件新鲜事了。

  美国西部时间5月16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毕业典礼,但与以往不同,今年来参加这场庆祝仪式的是一群身穿学士服的“像素小人”。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学生Bjorn Lustic在学业之余,受到Facebook上评论的启发,决定在《我的世界》这款沙盘游戏中重现毕业典礼。他在今年3月中旬启动了这个服务器,很快就投入到虚拟校园的建设中。最开始时,只有他自己、他的朋友亨特?霍尔以及他们的兄弟姐妹一起从事这项工作,“一开始只是一件有趣的小事”,Lustic说道。但仅仅一个月后,团队人数就增加到了将近100人,他们有着同样的目标??赶在毕业典礼开始之前,尽可能在游戏中还原伯克利校园。

  历经大约六周时间,100多名学生和校友齐心协力重现了学校里一百多栋重要建筑,并为这个虚拟校园取名为“Blockeley University”(被困住的伯克利大学)。参与者只需要在《我的世界》游戏中输入伯克利学校的服务器IP地址,就可以在任何地方加入这场“云毕业”派对。从校长的毕业致辞到典礼结束后的音乐节狂欢,都被一一同步到游戏中来,让每个毕业生都能身临其境地享受到属于他们的人生高光时刻。

  霍尔说:“我们希望在这个特殊时期,可以把人们聚集在这样一个充满回忆和爱意的地方。”

  聚集的方式不是只有一种??除了在游戏中分享毕业的喜悦,日本BBT大学也找到了其他相聚的办法。这个总部位于东京的大学于今年3月28日在千代田区的格兰皇宫饭店举行了毕业典礼,这次来参加典礼的则是ADA公司开发的虚拟交流机器人“newme”。这些机器人就如真正的毕业生一般,戴着学士帽,穿着长袍,从学校创办人手中接过毕业证书。每一个机器人的“脸”上,都有一个平板电脑,这样学生就可以通过视频电话来见证整个毕业流程。“在此之前,我从未想过自己会操控虚拟机器人去参加毕业典礼,”一位学生在拿到他的硕士毕业证后表示,“不过,在自己的私人空间里参加这样的公开授予仪式确实是一次全新的体验。”BBT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院长是这次虚拟毕业典礼的策划者,他希望这次尝试可以为其他学校的“云毕业”提供新思路。

  紧跟学生和高校的步伐,社交媒体公司也加入了这场“云毕业”大潮。今年4月,短视频软件TikTok举办了为期一周的线上“毕业舞会”,并在美国时间5月16日与Facebook、Snapchat等社交平台联合直播了一场名为“一起毕业:向全美2020届高中毕业生致敬”的特别节目。YouTube也在美西时间6月7日中午12点举办了“亲爱的2020届毕业生”线上直播活动,奥巴马夫妇、美国前国防部部长罗伯特?盖茨、歌手Lady Gaga和韩国男团BTS等一系列嘉宾都露面致辞。超过四个小时的直播刷新了视频服务的新纪录,“亲爱的2020届毕业生”活动还登上了推特的热搜榜首,五湖四海的朋友们都在云端相聚,共同庆祝属于他们的节日。

  花样百出的“云毕业典礼”不仅是为了弥补没有线下毕业典礼的遗憾,更是为这届最艰难却又最不平凡的毕业生加油打“call”,希望他们能带着所有人的祝福披荆斩棘、勇往直前。

  毕业演讲

  “前浪”对“后浪”的情意

  如果说毕业典礼是一部青春电影,那毕业演讲一定是电影里的重头戏。不论是校长致辞还是名人演讲,在今年这样特殊的大环境下,都传递着“前浪”对“后浪”的提醒和祝福。

  在这样艰难的时刻,疫情带来的损失真实而痛苦,如何在困境中前行,又怎样准备好迎接下一个挑战,好莱坞影星施瓦辛格于5月18日在instagram上发布的毕业致辞视频中给出了他的答案。他以亲身经历作比,谈到自己在进行无创手术时出现了差错,与死神擦肩而过,而在紧要关头支撑他的仅仅是回到片场拍摄的憧憬。“只要你有清晰的愿景??就像之前我提到的:你到底想做什么,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你就可以找到方法绕过这些阻碍。”身处逆境,大家更不能自乱阵脚,而要摆正心态,学会面对生活中的种种坎坷,因为“这个病毒感染不会是你们面对的最后一个困难,但它能让你更好地迎接下一个??在你们的一生中会遇到无数这样的坎坷,而生活的意义就在于越过这些障碍”。

  处理好自己的心态问题,剩下的话题便逃不开与他人的关系了。疫情之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微妙而复杂。5月18日,耶鲁大学校长苏必德在主题为“关爱我们的友邻”的毕业演讲中谈道:“至少有一点我们看得比以前更加清楚,那就是我们作为人类共同体而相互依存。我们之间深层次的联结和相互需要易被传染病利用而成为弱点,但这种相互依存的关系,也恰恰是我们在充满不确定的时期获得力量和活力的源泉。”他借用“好撒马利亚人”这个寓言呼吁我们去关怀自己的友邻,时刻对他人保持一份急切的关心与同情,在危难关头积极地施以援手,不要对别人的苦痛无动于衷。

  “没有人能独自做大事”,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短视频软件TikTok于5月16日举办的“一起毕业”特别直播节目中也说道,“如果我们要度过这一困难时期,就必须团结起来,要对别人的困境存有同理心,捍卫彼此的权利。”

  那我们还能重新回到之前熟悉的那个社会中去吗?5月16日,美国著名主持人奥普拉?温弗瑞在Facebook线上毕业演讲中明确反对了这样的观点,“你们不该把这些碎片重新组合起来,而是要去创造一个更新的、更常态化的、更公正、更善良、更美丽、更温柔、更明亮、更有创造力、更完整的世界。”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也在美国传统黑人大学的毕业致辞中表达了相似观点,“如果世界变得更好,那将取决于你们。当你们突然觉得一切都可以争取时,你们就该去抓住主动权。没有人会说‘先来后到’,也不再有人说‘一向如此’。这是你们的时代,是你们这一代人要塑造的世界。”

  这些名人演讲就好似老师的最后一堂课,既流露出“前浪”对“后浪”的关怀,又包含着他们对这届毕业生的殷殷期待。而毕业生们也回应了这份期待,给出了他们的答案。美国时间6月13日,威尔顿高中的学生代表Emma Babashak在毕业致辞中说道:“这从来都不是一件关于疫情如何摧毁我们或定义我们的事情,亦与我们已经错过和失去的东西无关,而真正重要的是我们将成为什么样的人,以及这样可怕的灾难如何让我们在今后的日子里变得更加强大。”

  毕业证书授予仪式

  “免下车”、无人机、滑雪缆车各显神通

  若在往年,毕业生们会紧挨在同学的身边,享受完鼓舞人心的演讲和激昂的乐队演奏,依次按顺序入场,在听到自己的名字后上台与校长握手并接过毕业证书,与坐在远处的家人和朋友分享这一刻的喜悦。但疫情的暴发改变了传统的证书授予仪式,为它刻上了这个特殊时期的印记。

  全球抗疫形势严峻的当下,社交距离越来越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话题,而恰恰具有“无接触”特点的“得来速”模式得以推广。“得来速”是由英文“Drive-Through”翻译而来,又被称为“免下车”服务,最先应用于快餐行业,是指顾客在不离开汽车的情况下购买商品的一种消费方式,主要是为了节约消费者取餐的时间。而在疫情期间,“得来速”模式却被赋予了更多意义。韩国是最早使用“免下车”检疫的国家,“一人一车”的检验模式不仅快速,而且能有效降低感染风险。自此之后,多种多样的“得来速”模式应运而生:“免下车”婚礼、“免下车”生日派对、“免下车”演唱会……而在今年的毕业季,“得来速”模式更是大有用武之地。

  考虑到疫情,美国弗兰克林高中在6月12日举办了“得来速”毕业典礼,允许毕业生和家人在保持一定社交距离的条件下一同庆祝。当天,伴随着毕业颂歌,一辆辆被精心装饰过的汽车闪烁着信号灯加入这场毕业游行,系在车头的气球和彩带,车玻璃上“恭喜毕业”的标语,似乎都在诉说着毕业生的愉快。在校长助理Peter Schmidt宣读毕业生的名字后,学生们就戴着口罩和手套从车上下来,依次走到临时搭建的台子上去领取自己的毕业证书,教职人员和老师也会在一旁为他们鼓掌欢呼,庆祝他们翻开人生的新篇章。社会学老师Prezley Adair也会按下响铃来记录这一时刻??这一灵感来源于校长Carrie Charette,她曾引用过这样一句流行的话“每当铃声响起一次,就有一个天使长出翅膀来”。Adair补充道:“现在可以说成,每当铃声响起一次,就有一个学生获得了自己的学位证书。”就算与以往的证书授予仪式不同,弗兰克林高中也用一种特别的方式为毕业生们创造了难忘的回忆。

  迪拜的阿联酋美国大学(AUE)又在“免下车”毕业仪式的基础上再进一步,把学位授予仪式变得更加“酷炫”。该大学计划在7月15日举办一场史无前例的毕业典礼,届时所有学生将会在学校停车场集合,每个学生都需要坐在预先指定的位置上,车与车之间相隔两米。他们可以通过听广播来了解仪式的流程,每当一个毕业生的名字被叫出,一架无人机就会把毕业证书带到该名学生停着的车旁。该校校长Muthanna在一次线上新闻发布会中说道:“这是一个简单的想法,但同时也非常符合AUE的风格。它富有创造性并且能保证安全,我们认为,这在该地区甚至是全世界都是首创的。”

  如果车上毕业已经不再让你感到新鲜,那不妨来看看山上的毕业会。6月13日,位于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北康威的肯尼特高中,利用当地特殊的地理环境,让毕业生搭乘滑雪缆车去往山顶参加毕业典礼。校长Kevin Carpenter说道:“我们想借用当地社区的资源,尽可能地帮助大家从当前可怕的局面中解脱出来。”每位毕业生被允许邀请四位以内的家人朋友一同前行,在山顶领取学位证书,拍摄毕业照,尽情享受“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情。

  传统毕业典礼

  等待一场迟到的相聚

  尽管一个个富有创意的“云毕业典礼”提供了代替线下仪式的Plan B,但仍有许多学生希望在疫情结束后能参加一场传统的毕业典礼。

  “这还是不一样,”芝加哥洛约拉大学社会工作专业的学生Remy Leonard说道。“云毕业典礼”固然花样百出,她依然没有办法看到她的朋友,也无法和他们一起上台领取证书。

  感到遗憾的不仅是学生,也有期待参加线下毕业典礼的家人。加州州立大学的毕业生Jessica Flores在读到线下毕业典礼被取消的声明后,给《美国新闻》写了一封邮件:“作为我们家第一个毕业的人,这既是一项荣誉,也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不能亲自走上台被授予毕业证书,对父母和我都是一个打击。对他们来说,没有经历过其他父母曾经历过的那种快乐,让他们感到有些失望。”

  其实,对毕业生来说,毕业典礼一直有着非常特殊的意义,它不仅是拿到学位证书这样简单,更是对在校时光的怀念,对求学生涯的认可以及对未来旅程的祝福。许多学校都有着独一无二的毕业传统:日本京都大学就允许毕业生身穿“奇装异服”参加毕业典礼,一场盛大的“角色扮演秀”就此亮相,自由的校风因此被体现得淋漓尽致。在阿根廷,毕业重头戏则是在典礼之后的“食物大战”,一切黏糊糊的食物,如番茄酱、鸡蛋、面粉等等都往毕业生身上“招呼”,以此来分享毕业的兴奋、喜悦。而与之相比,泰国朱拉隆功大学的毕业典礼就要严肃得多。朱拉隆功大学原来是泰国皇室的行宫所在地,毕业证书也一直是由皇室成员颁发,故对参加人员的着装、礼仪都有严苛的规定,接受证书时的行礼动作都需提前彩排。

  如此独具一格的毕业典礼自然每年毕业季都让学生们分外期待??它是属于毕业生的狂欢节,是没有特定日期的纪念日,凝聚了学生对母校的特殊情感。

  “归根结底,我想让大家明白,为了获得学位,我们付出了多少努力和泪水,花费了多少小时去学习和完成小组项目,这张薄薄的毕业证书凝聚了无数重要的时刻,”就读于美国印第安纳州巴特勒大学的学生Allie Moffett说道,“对我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说,毕业典礼标志着生命中一段非常艰难但又极其精彩的路程的结束。”

  疫情的暴发使得毕业典礼被无限期延迟,但诸如伦敦帝国理工学院、伦敦大学等学校都表示会努力为这届毕业生提供一个替代的毕业典礼,这样的承诺无疑让学生们备感安慰。

  “毕业典礼”这个词在英文里是“commencement”,它既有结束的含义,也有开始的意味。也许对毕业生来说,线下典礼真正重要的是给予了他们一次可以当面和老师说声感谢,可以与同窗相拥在一起向过去告别的机会。只有郑重说出“再见”,才能不留遗憾、更加坚定地走向另一个开始。

  本版文/青山 【编辑:房家梁】